记忆中的草吧(一):我喜欢798,讨厌草场地

我是一名程序员,现在混迹于码农集中的西二旗。这里的生活很单纯,起床、健身房、工作、回家睡觉。我特别不喜欢上下班挤公交、地铁,一来难受;二来浪费时间,所以我宁可每月多花点钱,也要住得离公司近一些。因此我特地在离公司不到两公里(悲剧,现在搬到新盖的楼里要五公里了……)的小区里租了间屋子。虽然近,我还是骑自行车上下班,我喜欢风吹到脸上的感觉,更喜欢欣赏路边的人和风景,上班时一路上有等公交的上班族,有列队含口号的房屋中介,有我做过两年志愿者的仁爱心栈在西二旗的奉粥点,还有好多背着印有熊掌logo书包的年轻人跟我朝一个方向走;因为下班比较晚,所以晚上回来通常就没那么热闹,一路上都比较安静,我是喜欢安静的,安静的在屋里看书,写程序,可有时总觉得少了些什么;于是,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一个叫做草吧的地方。
草吧在草场地,我在这住了两年,第二年才发现这个世外桃源。记得第一次来草场地找房子时我充满期待,因为听说这是个比798还要艺术的艺术村,可到了我就傻眼了,妈蛋的,这是什么鬼地方,荒郊野岭的,破路破楼,墙上连个涂鸦都没有,算哪门子艺术村。
1
最后我还是和同事租下了一个自建房的二楼,勉强算个不正规的两室吧。说实话,那时候我有些悲伤,很讨厌这个地方,特别是每天晚上回来七拐八拐,最后在一个不到一米宽的漆黑小道走十几米才能找到进屋的门。那时也很担心,毕竟自己长得帅,万一被劫色了怎么办。后来因为两个原因,缓解了我的悲伤,一是这附近有个中国电影博物馆,刷个身份证就能进去参观,里面挺不错的,也能看电影,有免费的老片,也有收费的新片,还有IMAX,不过我通常还是会选择颐堤港CGV的团购(刚开业时才18),所以只来过两次;
d4bed9b8d8ba11da1c7652
二是我发现了一条上下班路线能正好穿过798,每天在园区里我都刻意骑得慢一些,有时候会停下来走走,看看墙上的涂鸦,欣赏路边的雕塑,望望那冒气的大烟囱。
2
早上有时候会碰上拍戏的剧组,停下来看一看,没准能入镜,中午或者晚上下班早的话,会在这吃饭,有一家食度面馆,味道还行,不贵,适合一个人吃。
3
有朋友一起的话就带去小万食堂或者大公鸡,我喜欢小万的千叶豆腐,每次都会点,有家叫天下盐的,吃过一次,印象挺好,另外有家禅豆素食 ,口碑不错,但没有尝过;西餐的话大多比较扯,不过比尔大叔的奶油蘑菇汤很好喝。
001zMfevgy6EIWhBYAy72&690
我当时很喜欢798,周末经常一起床就骑车到食度面馆里吃碗面,然后出门逛一会,店门口常年有一位画家给路人画像,不贵,二三十好像,我喜欢欣赏他认真的态度,当时想等将来有女朋友时带来一起画,所以一直没有画过;接着走,有很多小店,卖着各种艺术品,但我从来没买过,因为淘宝上总能找到便宜好多的同类产品,也有些有特色的,比如有家叫“团团团子”的,里面是原创艺术角色的周边产品,很可爱;
photo_2013_03_23_8c473173466413e696dfb1f000e383e1
有条小街,有各种小店,一路上能闻到手工糖果店里飘来的香甜,能听到“陶笛公社”里传出的天空之城,
屏幕快照 2014-12-21 下午10.44.47
走到路的尽头,有一位年轻人经常在这弹吉他唱歌,下面摆放着他的原创专辑;然后边上十米有个公厕,按照我的计算,一般走到这里,膀胱正好该排水了,于是便去放松一把;男厕的旁边女厕通常会排着很长的队伍,她们不知道,798其实有挺多公厕,有些不好找,但我觉得一个男人对着一群女人聊厕所不太合适,所以也没有告诉她们;接着我会跑到一些画廊、展馆里看看,绝大部分是免费的,偶有收费的也不贵,比如尤伦斯(好像每周二还是周三会免费),里面的画或艺术品很奇怪,我觉得画的烂得卖的很贵,我觉得画的好的卖的相对便宜,不过我也买不起,所以欣赏就可以了。
4
有时候运气好能碰上一些演出或者讲座,一般免费提供零食和饮料,绝大多数随便进,不让进的也比较容易混进去,我是在这里第一次听小娟的《山谷里的居民》,然后就喜欢上了民谣;
5
讲座的话比较偏艺术,虽然听不大懂,但我喜欢这种感觉,很舒服;之前有类似感觉的地方是有单向街的蓝色港湾,可后来单向街搬走了,我就不爱去了。798周末的白天和偶尔的夜晚特别热闹,经常会有某个著名企业的大型活动或者模特比赛,每当这个时候798里就挤满了豪车、美女,灯红酒绿,这种活动一般就混不进去了。
6
而如果没有活动,798的晚上跟死一般寂静,晚上一个人在里面骑车甚至会有些害怕,那些雕塑夸张的身体和表情在晚上显得格外恐怖,但我觉得它就算是活的也打不过我,毕竟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,怎么会死在这里;所以我有时晚上会跑到798的铁桥上发呆,思考怎样成为海贼王,妈蛋,这连水都没有。
与高富帅的798比起来,草场地看起来就像个乞丐,村里主要住着三部分人群,一部分是搞艺术的,什么画画、摄影、行为艺术各种都有;一部分是像我这样在附近上班的;还有一部分本村人,因为艺术村的光环和北漂的聚集,他们大多将原先的田地改成三四层的楼房租出去,不少人发了财。我住的这片主要是生活区,路很窄,车很难开进来,和一般的乡村一样,这里的生活比较随意,没什么约束,垃圾的堆放也很散乱,看起来脏兮兮的;
7
当然,作为艺术区,这里也有很多画廊、工作室,不过大多不对外开放,所以我只能在门外看看。
140855vru2vftjbu8uc8ax
他们说,这里有很多著名艺术家,可我大都不认识,只见过艾未未在路边吃豆腐脑,他是我少数能认得出的艺术家,我对他不了解,但我知道他父亲,语文课本里老出现的诗人艾青,我初中时也是个诗人,当时在课堂上,我经常随意取题,然后费半天劲把字数凑上,还要考虑如何押韵,写了一堆现在看起来像打油诗的东西;那时我还是个作家,写了很多小说,其中最出名的《木头记》名扬初三三班,在同学们的鼓励下,我经常写到晚上十二点,但后来《木头记3》没有如期面世,因为要中考;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我当时最大的理想就是等来年租房到期,搬到798附近去,赶快逃离这个脏乱差的草场地。可到了第二年,因为798附近的房租较贵,我又妥协了,我搬到了村里一个叫“京鑫公寓”的地方,它由两栋五层高楼和一些二三层的矮楼围城,在草场地算是比较大的了,可想而知,这片地原先的主人也因此发了财。这里都是带独卫的单间,屋子还比较大,因为不是正规楼房,所以房租也相对便宜些,我喜欢宽敞的屋子,虽然是一个人,但更大的空间让我觉得自由。我住在顶楼,打开窗户能看到一片不超过三层的小楼,那里大多是画廊和工作室,据说左小祖咒的工作室也在那,可我从来没见过他。
适应了新家后,我继续每天工作、生活,依旧喜欢798,依旧讨厌草场地,依旧想着将来涨工资了从草场地搬到798去住;直到有一天,我在公寓楼下,发现了一个叫做草吧的地方。
9
–未完待续–

阅读(1239)

记忆中的草吧(一):我喜欢798,讨厌草场地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